香港挂牌之全篇中国武警黄金部队:40年为国探获金资源储量2365吨

2015-04-08 来源:未知

 这是一支颇具传奇色彩的队伍,他们因金而生、以黄金命名,却远离着“黄金”带来的财富,常年与大山为伴,与艰苦同行;

这是一支与共和国命运密切相关,伴随共和国不断壮大的精兵劲旅,先后历经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始终初心不改,忠诚于党;

这是一支世界军事史上绝无仅有的以地质勘探为己任的“国家队”和“野战军”,他们斗风雪、过沼泽、攀峭壁,与生命抗争,与死神相搏,踏遍青山为祖国寻金找矿,书写了一曲曲无悔的青春壮歌。

他们,就是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黄金部队。

武警黄金部队组建初期,官兵奉命挺进大小兴安岭执行寻金任务,为了赶工期抢进度,他们以钻塔为家,昼夜不停施工生产。夜里突降大雪,气温陡降了十多度,纷纷扬扬的大雪像被子一样盖在了熟睡的官兵身上。(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公开资料显示,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急需增加外汇和黄金储备来加速国民经济建设。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说:“中国不贫金,中国缺少的是专业化找金队伍。”王震在与地质学家们进行深入研究后,向中央建言:让部队去找金子。

1979年1月,经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震、谷牧同意,原冶金工业部上报了《关于整编基建工程兵地质支队的报告》。之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下达批示:“为了加强黄金地质普查、勘探工作,迅速发展黄金生产,同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黄金指挥部,扩编、整编一批部队,专门勘探、生产黄金。”

“黄金部队”就此诞生,并于1985年起列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序列。

2018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对武警黄金部队改革作出决策部署,“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并入自然资源部,承担国家基础性公益性地质工作任务和多金属矿产资源勘查任务”。

8月28日,武警黄金部队移交自然资源部仪式在京召开,标志着这支寻金劲旅将挥别军装,奔赴更广阔地质战场,成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建设美丽中国的新的生力军。

在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让我们一起回顾这支武警黄金部队走过的40年光辉历程,回望一代代黄金人向祖国和人民交出的“金色答卷”!

金色晨曲。黄金兵所到之处,多数是生命禁区,官兵常说,有水的地方是福地。清晨,战友们在沟塘边洗漱。(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黄金年产量仅为4.07吨

历史不会忘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黄金年产量仅为4.07吨,此后30年间,全国共生产黄金277吨,平均年产量不足10吨。

上世纪80年代,我国第一个斑岩型特大岩金矿床——黑龙江团结沟金矿由武警黄金部队提交;时隔不久,嘉陵江畔,全国第二大金矿——四川白水砂金矿问世。仅“六五”期间,武警黄金部队就提交178吨黄金资源储量报告,占全国提交黄金资源储量的三分之一,其中60.5%以上可以直接生产利用,为国家走出黄金需求捉襟见肘的困境提供了有力支撑。“七五”期间,全国黄金工作领导小组在全行业推行黄金部队储量承包管理模式,带动全国地勘队伍几年内提交1000多吨黄金资源储备,将中国贫金的帽子扔进了太平洋。

40年踏梦出征,黄金部队累计探获黄金资源储量2365吨。

武警黄金部队常年奋战在雪域高原、戈壁荒漠、深山密林、沿边沿海等自然环境恶劣的艰苦边远地区,长期无水无电无信号,有的地方甚至是人们从未涉足过的“生命禁区”。为了采集到准确的地质数据,地质兵向无名的山峰发起冲锋。(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国家黄金储备跻身世界第一

武警黄金部队忠实履行“为国找矿、为民造福、为党增辉”的职责使命,赋予了黄金文化深刻的思想内涵,诠释了先进军事文化的精髓,着力表现出忠诚于党的政治品格、热爱人民的根本立场、报效国家的志向抱负、献身使命的崇高品质、崇尚荣誉的精神追求。

改革开放初期,在全党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转移、国家急需黄金战略储备的紧要关头,武警黄金部队受命组建,开始了寻金报国的伟大征程,在经济建设中成长为一支“金不换”的劲旅。党和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脱贫攻坚战,黄金部队挥师西进,在无人区、贫困区找到一条条金矿带,捧出一个个“金娃娃”;在“听谁指挥”“为谁当兵”等历史课题面前,交上了一份令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许多发达国家经济形势江河日下。此时,武警黄金部队及各支找矿队伍已使国家黄金储备跻身世界第一的位置。从贫金到第一,该部队为战略机遇期提供了强力战略支撑,助推中国“经济高铁”增速平稳运行。

武警黄金部队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壮大,官兵既是改革大业的见证者,又是建设者。

据"人民武警"微信公众号报道,武警黄金部队组建40年,先后历经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每次他们都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坚持部队发展需求服从国家战略需求,部队局部利益服从国家全局利益,部队转型布局服从国家改革布局。

兵塑。八月,青藏高原的天就好比“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在此执行军事地质调查任务的黄金兵,在山脚下淋了一身雨,攀到山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瞬间将他们打造成了“雪人雕塑”。(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五年内,向国家提交了27吨砂金资源储量

穿梭在大兴安岭密林深处,没有道路、没有电话信号,路再难也不能阻挡黄金兵的脚步。(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1986年,黄金三支队寻金小分队跨过冰封雪裹的额尔古纳河,来到号称“中国北极”的无人区——大兴安岭北坡的西口子。在全年仅有两个月无霜期、最低温达零下50摄氏度的恶劣环境下,官兵凭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精神,在5年内向国家提交了27吨砂金资源储量。如今,在大兴安岭一带,这支英雄部队先后探获了砂宝斯、旁开门、宝兴沟等数座金矿。

平均海拔4500米的青藏高原祁连山腹地,这里号称“死亡谷”。2011年,担负寻金任务的黄金六支队官兵在这里用脚步丈量忠诚,踩出了一条条矿脉。(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死亡之海罗布泊边缘,战士伍军身背黄金矿样在戈壁滩迷路3天3夜,被战友找到时已面目全非,而26件矿样却完好无损地压在身下。就在这一年,部队依据他提供的矿石样品信息,发现了3条金矿带。同一年,横亘延绵的甘肃文县阳山上,已退休的黄金一总队总工程师马自遴与老伴、黄金指挥部高级工程师沈厚诚加入部队寻找大矿的战斗,在山沟一干就是10多年,将一腔热血倾注给阳山“金娃娃”。

新疆,十里不同天,一天有四季。高原野外作业的官兵突遇暴风雪,这几幅“雪域金刚”画面,就是官兵忠诚使命、艰苦奋斗的生动写照。(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荒凉贫瘠的陇南山区,时任黄金十二支队工程师郭俊华护送矿样下山时翻车受伤,救治后留下了阵发性头痛和腰酸背痛的后遗症,但他坚持奔走在野外一线,并提出“斜长花岗斑岩脉为找矿标志”的新观点,为探获阳山大矿作出重要贡献,被评为“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深山林间小憩。担负区域地质矿产调查的官兵,平均每天在山上作业12个小时,途中午餐也是他们的快乐休憩时间。(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黄金兵,金子心。”一位到过黄金部队的诗人这样感慨。黄金十二支队钻机机长、一级警士长夏永进30载以钻台为家,革新技术成果30多项,排除钻井故障300多起,为部队节约成本千万余元。他带的许多兵提干了,他却依然书写着兵头将尾的金色人生。阳山水质硬,久饮必结石。北川汉子张仕聪当了17年兵打了17年钻,2002年光荣退役时前脚办完手续,后脚便躺上了手术台。医生惊呆了,他的胆囊塞满了黄豆般大大小小的石头。这就是朴实无华的黄金兵,找了十几年矿,没有带走一丁点黄金粉末,却带走了一胆囊的石头。

在南越昆仑山抵藏北高原海拔4500米地区,进行遥感解译点验证工作。(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马庄山金矿位于新疆哈密,自清朝起就有人在此淘金,但从未留下可考的地质资料。黄金八支队果断进入这一区域,凭借地质锤、放大镜等简陋装备,在茫茫戈壁摆开寻金战场。一直坚守在这里的高级工程师易正文,因长期的野外超负荷工作,患上严重的肝病。“找不到黄金,死也要埋在这里!”他用大把药片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继续工作,实在疼得厉害就用地质锤抵住肝部休息一会。随着病情恶化,他最终倒在寻金路上。3年后,他的儿子易凯大学毕业,毅然拿起父亲留下的地质锤,义无反顾地走进戈壁。支队官兵历经10年艰苦拼搏,在此探获黄金资源量21.8吨的大型金矿,成为哈密地区的经济支柱产业,成千上万的各族群众依靠黄金矿山走上致富之路。

2015年,在新疆昆仑山脉执行军事地质调查任务的黄金八支队官兵,工作区多是无人区,没人记录他们的足迹,但黄金兵说“雪山知道我”。图为途径海拔4909米的黑卡大坂,在唯一标志物前合影留念。(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新疆哈拉奇工作区地形复杂、环境恶劣,防恐怖防袭击压力大,黄金七支队官兵从胶东半岛行程万里来到新疆南疆,以大无畏精神直面生死挑战。阿勒泰工作区,山高坡险、峭壁林立、沟壑纵横,交通异常困难,天气非常恶劣,有效施工期只有3个月。担负该区域矿产地质调查任务的黄金八支队100名官兵,仅用76天,高质量完成数字化填图608平方千米,高精度磁法测量620平方千米,水系沉积物测量1035平方千米,发现有工作价值矿化点6处。期间,官兵17次搬家迁营,10次挺进无人区,背坏61个背包,磨破300多双胶鞋,每人每天徒步作业近30公里。

驻藏区的黄金十一支队官兵叫响“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战斗口号,挑战禁区、建功雪域,填补了我国高海拔无人区一个又一个地质空白。(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西藏昂仁工作区平均海拔4800米,最高海拔6005米,氧气含量仅为海平面的50%,为了测得精准数据,官兵时常经受高紫外线、岩溶滚石、暴风雨雪的侵袭,甚至要赤脚趟过冰冷的远古冰河,攀爬雪山峭壁,在“生命禁区”挑战生理极限。伴着“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铿锵誓词,他们挑战禁区、建功雪域,填补了我国海拔6000米以上没有大比例尺地质填图的空白。

2016年7月24日,在平均海拔4500米青藏高原执行地勘任务的黄金六支队三大队官兵们告诉记者“虽然执行任务的区域是没人见证的无人区,但每个跋涉的脚步都将向强军梦想更进一步”。(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进入数字化找矿时代

找矿,既是对体力和意志的挑战,也是智力和科技的比拼。

黄金部队牢牢把握“科技是找矿支撑”的方向,逐步实现了从罗盘、地质锤和放大镜“老三件”到数码相机、摄像机、掌上电脑、录音笔和手持卫星定位仪等“新五件”探矿设备的发展;地理信息管理系统全部投入使用,结束了手工绘图的历史;高精度卫星定位系统配备到地质中队,使成矿预测时间显著缩短;海事卫星电话、北斗卫星定位仪、车载电台等设备的使用,对点遍全国、人撒九州的部队矿点实现了高效管理;卫星遥感解译、数字图像处理、高密度电法仪、全液压钻机等高科技装备和先进找矿手段的应用,实现了空中、地面和地下立体透视矿藏的突破,标志着黄金部队正在快速进入数字化找矿时代。

创新带来突破。上世纪80年代,黄金部队科研人员突破“碱性岩脉不成矿”论,发现东坪金矿。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砂金越来越少,寻金向地层深处延伸,科技的作用更为凸显。黄金地质研究所科研人员倾注10年心血,完成了中国典型金矿研究等5大系统工程,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黄金矿产图集》第一次全面反映了我国黄金矿产资源分布、生产利用与发展远景。

在《中国矿物志》的大家族里,一直缺少金矿物志。1994年,黄金地质研究所工程师蔡长金6年攻关完成《中国金矿物志》,填补了这项空白。

2017年4月18日,武警黄金部队隆重举行第三次出征誓师大会,铿锵的誓言和嘹亮的歌声响彻在祖国13个省区。图为黄金十支队誓师大会现场。(原武警黄金部队 供图)

改革开放40年 探获金资源储量2365吨

这支担负地质找矿任务的经济建设部队,在国家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危机矿山增储、国家找矿战略突破行动和脱贫攻坚战等重大战略部署中,立下了不朽功勋。

1989年夏天,武警黄金部队在大兴安岭乌拉嘎发现了我国第一块酷似中国版图的狗头金,因此又被称为“版图金”。当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一步步向目标迈进时,人们不会忘记黄金部队树立的金色丰碑。

组建40年来,先后在全国26个省(区)、46个成矿区带开展地质找矿工作,发现金矿床325处,探获金资源储量2365吨,为国家新建、扩建矿山近百座,27项科研成果达到国际国内先进水平,有力支援了国家经济建设,河北省、河南省为此专门为黄金部队树碑立传。

改革开放初期,部队直接生产黄金24万两,为国家提供了急需的黄金储备。“七五”期间,用国家黄金行业1/6的人力财力提交了占全国1/3的储量。“十一五”期间,探获超大型金矿3个、特大型金矿3个、大型金矿7个,探获金资源量619吨、铜铅锌资源量40万吨、钨钼资源量31万吨,一大批重点矿藏被开发利用,有力支援了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

其中,甘肃省文县阳山超大型金矿,已探获金资源量将近400吨。甘肃省岷县寨上金矿和内蒙古包头市哈达门沟金矿,探获金资源量分别达134吨和120吨。累计完成1:5万区矿调50项,共217幅8万余平方千米,25份成果报告23优2良,111个图幅81优30良。

(人民网记者 朱江 整理 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解放军报、人民武警微信公众号等综合报道)

作者:程婕

在线客服

关闭